三季度增收未增利,报喜鸟增发计划被质疑

报喜鸟何时才能再“报喜”?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十月中旬,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报喜鸟”,002154.SZ)发布了第三版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告,发行对象为公司实控人吴志泽。一般而言,大股东购进自家股票,能彰显其对公司发展的信心,对二级市场而言可谓利好消息,但公告发布后,其股价却仍持续阴跌。

而与之相伴随的,围绕本次增发,证监会与不少中小投资者均提出一定的质疑。近日,报喜鸟回复了证监会的问询。

此外《每日财报》发现,报喜鸟还面临增收不增利、线下业务艰难等一些方面问题。至此,报喜鸟何时能再“报喜”也成了外界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

被质疑的增发计划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报喜鸟实际控制人为吴志泽、吴婷婷(吴志泽之女)和上海金纱投资有限公司,而吴婷婷为第一股东,持股15.24%;吴志泽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0.35%。

据第三版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告,报喜鸟本次增发股票数量约在1.8亿股至2.7亿股之间,募集资金总额达约8.2亿元,本次增发由公司实控人吴志泽认购。募得资金主要有三大流向,其中“企业数字化转型项目”拟投入约2.4亿元,“研发中心扩建项目”约9297万元,补充流动资金4.97亿元。

的确,近年来不少服装企业都进行了智能化、信息化转型。可《每日财报》据去年年报中研发投入情况却发现,报喜鸟不论是研发人员数量还是研发投入金额均呈下降趋势。其中,研发人员由412人减少至341人,同比下降17.23%;研发投入由6,128.25万元减少至5,958.31万元,同比下降2.77%。

另外从账面上看,报喜鸟其实并不缺钱。截至2021年6月30日,报喜鸟货币资金7.97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4.1亿元、财务性投资约3.7亿元。公司资产负债率31.9%,低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资产负债率40.5%。

由于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公司的总股本和净资产将有所增加,所以如果净利润没有较大提升,公司很容易存在每股收益被摊薄和净资产收益率下降的风险,令中小股东受损。

因此,证监会也对本次增发提出问询,称“大额融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是否摊薄公司每股收益,是否侵害中小股东利益?”还要求报喜鸟“说明大额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是否有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10月底,公司回复证监会称:本次增发有利于提升实控人表决权,增强公司控制权稳定。补充流动资金能“降低经营风险”,“有利于增强公司的资本实力”。

当然了,话是这么说,但这潦草几句恐怕也很难站得住脚。

“不再强劲”

报喜鸟成立于2001年,2007年在深圳中小企业板上市。其主要从事品牌服装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品类涵盖西服、西裤、衬衫、夹克、羊毛衫、休闲裤等全品类男士服饰,运营品牌包含报喜鸟、HAZZYS(哈吉斯)、恺米切、lafuma(乐飞叶)、东博利尼、云翼智能、宝鸟等。

据报喜鸟今年披露的三季度财报,前三季度该公司主营收入同比上涨31.53%至29.73亿元,扣非净利润上涨57.69%至3.09亿元。不过,第三季度报喜鸟主营收入为9.98亿元,同比增幅放缓至12.47%,归母净利润同比下跌15.64%至1.05亿元,扣非净利润为8400.18万元,同比大跌21.91%。按照其2018年至2020年分别实现营收31.10亿元、32.73亿元和37.88亿元,同比增长5.24%和15.74%,可见今年增已逐步放缓。

并且,其主要营收品牌报喜鸟营收增幅仅为1.35%。而另一品牌HAZZYS(哈吉斯)营收增幅虽达到22.40%,但该品牌为报喜鸟代理品牌,授权代理期限为2012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即将到期。

除了主营业务不再强劲之外,报喜鸟的副业投资之路也并不顺畅。2015年,报喜鸟斥资超2亿元人民币投资小鱼金服、浙江永嘉恒升村镇银行、仁仁分期、温州贷、口袋理财等公司,但至今相关企业仍没有亮眼回报。

再就市场方面而言,报喜鸟目前市值约62.3亿元,相比业内对手海澜之家的市值超280亿元、雅戈尔约300亿元、太平鸟约160亿元等企业仍有很大差距。报喜鸟的股价自7月份达到约7元左右的高点后,就开始震荡走低,截至12月13日收盘报收5.12元/股。

线下模式受挑战

据公开资料显示,报喜鸟控股实行的是线上线下相互融合的全渠道营销,线下销售主要为加盟和直营相结合的销售模式,通过开设品牌专卖店、商场专柜/专厅进行品牌服装零售;线上销售主要通过同第三方平台如天猫、京东唯品会等主流电商平台进行合作,开设官方旗舰店实现线上线下同款同价,并推进微商城小程序“凤凰尚品”的运营。

背靠众所周知的“服装消费市场环境变革,电商渠道成为核心商业变量”的大背景,报喜鸟线下销售渠道在今年上半年呈缩减的趋势。就电商行业高度发展的今天而言,转型线上已经成为几乎所有消费品牌的常规操作,不过男装品牌的转型努力并不明显,其效果不及国产女装。

有相关机构数据显示,2020年期间,男装品牌的线上销售占比基本都在15%左右。反观女装上市品牌,太平鸟线上收入占比达到30%;安正时尚的线上收入占比高达56.88%。

但相对来说,国产男装企业更试图通过多样化的营销手段来打造年轻的品牌形象,从而占领年轻人的心智。比如,报喜鸟在去年签下了全新品牌代言人张若昀,只不过到底能带来什么增收还很难说。

就行业内来说,其实其他市值比报喜鸟高的几家企业也都签约了一些明星,试图给产品带来一定程度的帮助,但代言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也并未帮助企业摆脱瓶颈。所以报喜鸟一方面存销售困境,一方面业绩降速,其募资目的或是想在压力面前留有更多缓和的余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