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仓小米腾讯,去年炒股亏损20亿的云南白药真要“浪子回头”?

2021年全年炒股亏损近20亿元,云南白药(000538.SZ)的归母净利润出现20年以来首次同比下滑。

3月25日晚间,云南白药公布2021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炒股亏损19.81亿元,亏损金额较去年三季度末(15.5亿元)进一步扩大。

2020年投资贵州茅台(600519.SH)、小米集团-W(01810.HK)、伊利股份(600887.SH)、恒瑞医药(600276.SH)等大白马股,曾为云南白药带来高达22亿元的炒股收益。但在新能源、周期股“唱戏”的2021年中,云南白药没有及时止盈,仅在小米集团这一只股票上的浮亏就高达14.04亿元。

目前,云南白药已经降低了权益投资规模,清仓贵州茅台,陆续卖出小米、腾讯、伊利、恒瑞等股票,同时买入通威股份(600438.SH)布局光伏板块。这一次,热衷炒股的云南白药真的要回归主业吗?

“成也小米、败也小米”,云南白药全年炒股亏损近20亿

2021年,云南白药实现营业收入363.74亿元,同比增长11.09%;实现归母净利润为28.04亿元,同比下降49.1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33.39亿元,同比增长15.17%。

这是2002年以来云南白药首次出现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报告期内,证券投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19.81亿元,成为净利下滑的主要原因。

回顾2020年,凭借投资小米集团的15.16亿元收益,云南白药实现炒股收益22亿元,推动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31.85%,达55.16亿元。此外,公司在伊利股份、红塔证券(601236.SH)、九州通(600998.SH)这3只股票上的投资收益均超亿元。

云南白药可谓“成也小米、败也小米”。2021年,小米集团股价重挫43%,公司持股小米集团股票的浮亏为14.04亿元,年内曾卖出小米集团股票,卖出金额为4343.98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白药持股小米集团的成本线正备受考验。截至2021年末,云南白药对小米股票的初始投资成本为16.32亿元,对应期末账面价值为17.01亿元,按此计算,浮盈率仅4.2%。2022年以来,小米集团股价累计下跌23.7%,截至最新收盘日,股价报14.42港元/股。这意味着,云南白药持有小米集团股票很可能已处于浮亏状态。

云南白药在持有时间超2年的其他几只龙头股也没有赚钱。2021年,公司投资恒瑞医药、伊利股份、腾讯控股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分别为-2.2亿元、-1.26亿元、-1.34亿元。其中,公司2020年投资腾讯控股也出现浮亏。值得一提的是,云南白药在2021年上半年就清仓了贵州茅台。

炒股还是回归主业?

从近3年的持仓分布和规模来看,云南白药越来越爱买股票,而非收益相对稳定的债券基金。

2019年末,云南白药的证券投资品种以债券基金为主、股票为辅,数量分别为6只、4只;2020年开始,云南白药对大市值白马股尤为偏爱,投资了茅台、伊利、恒瑞等大白马,证券投资品种全部为股票;到了2021年末,公司证券投资品种仍以股票为主,债基仅有一只。

去年前三季度,云南白药炒股所致的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为15.55亿元,公司也因此登上热搜榜,被市场投资者质疑“不务正业”。彼时,云南白药曾回应表示,会认真听取广大投资者的意见和建议,做好主业,审慎对待二级市场投资。

2021年,云南白药的交易性金融资产规模明显下降,似有专心回归主业之意。财报显示,云南白药2021年处置了部分权益工具投资,交易性金融资产比重下降11.23%至47.2亿元

云南白药2021年净卖出规模最高的个股是伊利股份,年内出售股票10.05亿元;其次为腾讯控股,期内出售7.23亿元;恒瑞医药、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分别遭卖出2.54亿元、2.36亿元。

事实上,2021年上半年,云南白药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就达8.88亿元。面对投资小米股票盈利的大幅回吐、伊利和恒瑞的亏损加剧,云南白药并未采取防守型投资策略,反而更为激进,下半年一举清仓了多只债券型基金,继续买入股票。

定期报告显示,2021年下半年,云南白药清仓了3只基金:易方达裕丰回报债券、富国鼎利纯债债券、富国祥利一年期。而截至2021年6月30日,云南白药持有上述3只基金的账面价值合计高达22.41亿元。这几只基金在上半年为公司带来的投资收益分别为3908.79万元、1929.47万元、1238.41万元。截至2021年末,云南白药只留下了广发聚利(162712)这一只债券型证券投资品种。

2021年下半年,云南白药集中买入生物医药企业,包括雅各臣科研制药(02633.HK)、健倍苗苗(02161.HK)、中国抗体(03681.HK)。

截至2021年末,云南白药投资的个股包括雅各臣科研制药、健倍苗苗、中国抗体、腾讯控股、小米集团、恒瑞医药、通威股份、伊利股份、中国生物制药。

部分持仓港股均在2021年经历了大幅下跌。雅各臣科研制药为香港领先的非专利药及中成药制造及买卖的公司。2021年,该公司股价累计下挫42.49%,最低报0.435港元;中国抗体2021年大跌37.83%,2022年以来跌势不止,今年以来累计跌幅已达22.03%。

另外,通威股份是云南白药近两年投资中罕见买入的新能源品种。2021年上半年,云南白药买入通威股份2.35亿元,下半年继续增持1.98亿元,期间卖出1.55亿元。截至2021年末,云南白药持有通威股份的期末账面价值为3.17亿元,投资收益3843.6万元。

除了炒股拖累业绩,云南白药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速明显放缓。2021年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加15.17%,较2020年的同比增速26.63%,下降了11个百分点。其中,以云南白药牙膏为核心的健康品子公司实现营收59.1亿元,同比增长9.7%,增速较上年进一步放缓。

为开拓业绩新增长点,云南白药正在医学美容、口腔护理和新零售健康服务、皮肤科学等业务进行布局。2021年,公司研发费用同比大增82.99%至3.31亿元,实属罕见。2017~2020年,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403.54万元、1.12亿元、1.74亿元和1.81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0.35%、0.41%、0.59%和0.55%。

云南白药表示,研发费用高增主要是新增特医食品研发注册及采之汲生物医学护肤品研究开发等研发项目。公司希望通过此丰富特医食品相关的产品管线和医学护肤产品族群,从而打造新的业绩增长点。

主营业务增速放缓、投资收益亏损,云南白药的股价一路下跌。截至3月25日收盘,云南白药股价报81.06元/股,相较2021年2月的历史最高点(159.38元/股),几乎“腰斩”。

作者 admin